首  页 新闻动态 训养知识 机构介绍 国外信息 实战应用 科技动态 装备商店 功勋园地 专题专栏
首页 > > 正文
最美劳模史迎风:如果再有地震灾难,空降兵将带着搜救犬和专家从天而降!
2018/5/28 10:26:23   出处:新华报业网   作者:   点击:190   


交汇点讯 最美劳模史迎风,她研发的空降空投设备产品很快列装部队形成战斗力,假使再有汶川地震这样的灾难发生,空降兵将带着搜救犬、救援专家从天而降。

  空降兵将带着搜救犬、救援专家从天而降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里氏8.0级地震,灾情发生后第三天,15名空降兵勇士在无气象资料、无地面标识、无指挥引导的“三无”条件下,使用宏光研发制造的伞兵伞从5000米高空纵身一跃,打开了通向汶川的生命通道,创造了世界军事航空史上的奇迹。作为航空工业宏光空降装备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史迎风研发团队研发的是投物伞,当时也异常忙碌,飞机空投矿泉水,食品,史迎风在后方常常忙到夜以继日。值得骄傲的是,史迎风研发团队不断给中国空降空投带来新的突破,当年15勇士之一的现空降兵研究所所长于亚宾言辞激动:2016年,一套高空跳伞保障系统得到应用,系统集防寒、供氧、导航等功能于一体;2017年,一款新型双人武装翼伞定型,使用这种翼伞,空降兵可以带着搜救犬、救援专家等一同从天而降。而这些,是史迎风团队研发试验成功。

  在这个男儿的疆场上,史迎风是屈指可数的女设计师,她总是战斗在最前线,史迎风主导研发的空降空投设备实现了我国最大空投重量、最大空投高度和最大飞行空投包线范围的三大历史性突破,达到国内领先和国际先进水平。

  “那个冷,真的是无法形容”

  南京宏光空降装备有限公司是一个具有60多年历史的老国企,是我国第一具降落伞的诞生地,宏光空降在空降空投领域创造了数项国内第一,曾为我国第一次核试爆伞、载人航天等国家重点型号项目做出了积极贡献。而降落伞专业用途非常广泛,除了用于军事作战,在民用航空运动、无人机回收及其他领域也有广泛的应用,降落伞空投的物品可能是一些重量较小的物资,也可能是重量较大的车辆等装备。史迎风的工作就是要保证空投的各种装备物资精准安全地着落。

  最初,史迎风怀着对航空事业的憧憬和向往,高考填报了飞机设计专业,调剂到了飞行器环境控制与安全救生专业。刚开始,史迎风对这个专业谈不上喜欢,1994年,史迎风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器环控救生专业毕业进入宏光空降,干了这一行后,史迎风爱上了这个行业。

  除了设计,史迎风还要下车间指导生产,再到基地反复试验,研发空降空投设备,研制的装备要在各种环境下试验,工作环境异常艰苦。降落伞试验通常是在人烟罕至的野外,有空气稀薄的高原、炎热干燥的沙漠、极寒的雪域边疆,恶劣的环境对人是一种考验,对降落伞同样也是。在高原做试验,本来晴朗的天空瞬间就会密布乌云下起大雪,人不仅要冒着大雪继续工作,还要克服高原反应,有时感觉到了体能的极限。2016年,史迎风研发团队在海拉尔做试验,室外温度零下二、三十度,史迎风有一张眉毛、头发全部结了冰霜的照片,跟“霜花男孩”差不多,史迎风说,“那个冷,真的是无法形容”。如果在野外工作,女同志常常没有办法上厕所,史迎风只能一天都不敢喝一口水,这样的体验是很多办公室工作无法想象到的。

  史迎风还晕机,有高空眩晕症,但试验时在特殊地区进行空降空投试验,史迎风从未退缩,她经常上飞机。“空降空投试验风险比较大,稍有不慎就会机毁人亡。要让飞行机组对我们的产品有信心,作为技术负责人,我必须与他们并肩作战。”史迎风说。这些年,看着自己设计的产品,把人和装备从遥远的基地快速投送到指定地点,安全精准地落下,史迎风觉得这是一个航空人的崇高使命,再苦,也心甘情愿。

  比肩美俄,空降空投产品列装部队形成战斗力

  史迎风喜欢这份工作,空投重量越大,研发越难。 2010年,史迎风带领研发团队启动了比肩美俄的重装空投项目研制,参与并见证了我国重装空投从无到有、更新交迭的过程。试验时,当辅助引导伞顺利展开,带着主系统滑出机舱,在空中绽放,掌声、欢呼声不绝于耳。史迎风激动得热泪盈眶。2015年,史迎风的研发团队迎来了我国空降空投事业的巅峰时刻,团队主导设计的我国最大吨位重装空投设备进行空投联试,这次试验异常顺利,货台载着装备平稳着陆。

  “这次试验的成功意味着我国跨越世界空降空投行业普遍认为的危险临界重量,成为继美、俄之后第三个拥有如此空投实力的国家。”史迎风说。她的研发团队最近十年来所取得的成绩还得到了部队首长的认可,在和国外的联合军演中取得了骄人成绩,团队研发的产品很快列装部队形成了战斗力。史迎风为这份职业感到自豪,为这样优秀的研发团队感到骄傲。因为有这样一批航空人的努力,使我们在空降空投领域达到了国内领先、国际先进的水平。

  平常生活中,这位巾帼女英雄,喜欢画美女,种花,在南京的家中,她常常兴之所至做面包,加了巧克力后,她给面包起名“脏脏包”,又得意地把作品发到朋友圈。记者发稿时,史迎风还没回南京。五月整整一个月,她在外地进行空投试验。

  交汇点记者 丁蔚文